媒体中心

欢旅APP,开创中国酒店社交元年

移动社交发展势如破竹,用户数和APP数量都发展迅猛,但马太效应越来越明显,APP Store社交APP top25榜单中,腾讯就占领了6个,非巨头看起来越来越没有机会。

另一方面,社交的一个趋势是泛社交化,社交越来越成为新开发APP的标配。互联网女皇Mary Meeker2015的报告就提到,聊天软件+通知=所有App的关键,而且多个社交APP共存于用户手机上。

基于场景的,垂直领域的细分社交也许是非BAT巨头耕耘社交APP的最后一波机会。于是,场景社交APP在2014年到2015年出现了井喷,仅仅初成气候的就达数十个,私密社交的小恩爱、专攻活动的爱活动、地域社交的19楼、任务社交Era、航旅社交常客、高端交友美丽约,蓄势待发的更早期的社交APP更是不可胜数,网络红人张俊组建的斯恩斯研究院@sns lab微信群里活跃的社交APP核心人群就接近400人。

在这些崭新的社交APP里,也许有一款叫欢旅的酒店社交APP,有机会拿到场景式社交APP的最后一波船票。

电影《在云端》乔治·克鲁尼饰演的瑞恩,一年300天在云端、住酒店,越来越成为万众创业下中国商旅人群“在路上”的缩影。这是一个绝对数量庞大的群体里,在中国仅仅中档酒店(价格300-600)就高达20万家,人流量达3015万人次/天。

在某种意义而言,在云端、在路上、住酒店对这个群体而言,已经是生活的重要部分,已经是一种生活方式。这个群体的特点也许可以归纳为,风光、忙碌、孤独、寂寞。除了住宿休憩之外,他们需要在有限的时间里获得更丰富多元的生活体验,在休闲培养志趣爱好的同时,打开社交圈,认识更多的朋友,发现更多的商机。

酒店行业敏锐的嗅到这些趋势,并已经开始行动。近年来,先后涌现出多家社交主题酒店,ZMAX潮漫酒店、C CLUB云魔方酒店、铂涛旗下的IU酒店,他们都将社交是卖点。以个位数计的社交酒店远远不能满足这个群体的需要,社交将越来越成为标配,而不是卖点。另一方面,社交酒店有不低的门槛,阻挡了主题社交酒店的快速复制。做一家社交酒店,需要一只强大的创意策划和营销团队,比如说ZMAX潮漫酒店的“Simon FUN局”,就是以总裁Simon黎洪刚为主角来策划运营的。

一年前,欢旅团队认识到这一点,开始频繁访问包括亚朵、维也纳、铂涛、华住等连锁酒店和一些单体酒店管理层,与一线的前厅人员、销售人员深入沟通,并驻酒店观察、互动来了解酒店社交的核心需求。

经过深入研究发现,住店客人最大的社交需求是与同店客人的交往。一位常年出差的科技行业住客表示:现在的住客跟酒店的关系,有一点像微信公众号的粉丝之间的关系,互相不认识,无法链接。客人之间的关系应该类似于微信群,住店的客人之间自动行成一个群聊组。在酒店社交与其他场景的社交相比,有不少的优势,比如有时间、有场地,而且能快速见面,并发展进一步深度的线下关系。

欢旅团队根据客人需求不断打磨欢旅APP的产品原型,以酒店聊天室做为产品核心,然后结合时下流行的附近的人、附近的活动、摇一摇找附近的人等社交功能,让整个酒店社交更加便捷,更加立体。同时,接入酒店预定、酒店特产购物、酒店上门服务等API,以满足住店客人的情感、利益和工具需求,使得他们能获得沉浸式住店体验。

正如钛媒体小编反馈的,酒店社交还是一个还未被开发的领域,且酒店本身是一个比较敏感的场景,酒店社交也不免让人想入非非,酒店社交还有很多问题需要探索解决,归纳而言有如下几个:酒店社交的目标人群是流动的,获取成本高昂;酒店社交是基于场景的社交,因此一旦离开这个场景,这个APP的粘性如何解决,APP留存是一个需要克服的难题;酒店社交由于场景的特别性,如何防范酒托、从业人员扰乱氛围,从而规避政策风险;酒店社交是一个新的行为模式,甚至生活方式,如何去引导形成?此外,商业模式而言,酒店社交的盈利模式仍然很不清晰,这些都需要创业团队去沥青克服。

目前,欢旅APP仍然在小规模MVP阶段,是否能实现爆发还有待进一步验证。据了解,酒店连锁集团也在探索开发酒店社交APP,一些初创团队也在试水这个领域。相信再过若干年后回顾发现,2015年会成为中国酒店社交元年。